A股千家公司遭股东减持背后:高管群体套现市值逾五百亿

尚义吧影广告有限公司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A股持续波动但“暖流”暗涌。在特斯拉、华为、疫情等相关热点概念的加持下,市场热度得以维持。随之,上市公司股东减持动作与日俱增。

据Choice数据统计,今年1月1日至3月20日,至少有1002家上市公司遭到股东减持,所减持股份的参考市值合计达910亿元,而在2019年同期,遭股东减持的上市公司数量约为710家,所减持股份的参考市值合计达769亿元。

其中,今年以来已有936名上市公司高管实施了减持,减持参考市值达575亿元,占比63%。世纪华通、三七互娱和赢合科技成为被高管减持股份参考市值排名前三位的上市公司。

在这波减持中,一些上市公司高管的减持时间点颇为精准,在股价的阶段高点踩点减持。而有的上市公司股东出现了短线交易、强制平仓被动减持、减持前未披露减持计划等“囧况”。

某上市公司投资总监对新京报记者表示:“高管减持一般有两个方面的考虑,一是个人利益,可能会是个人消费等资金使用需求,这跟股价关系不太大,也可能是看着股价涨得很好,先套现,等未来再重新买入;另一个是公司方面,健康企业的股价跟业绩应该是相对稳定的关系,当市场价格明显高于公司价值时,减持可以释放一个信号,让市场回归理性,这是市值管理的一种举措。”

中联重科13名高管及亲属“抱团”减持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不少上市公司存在高管“抱团”减持的情况。

据Choice数据统计,今年以来遭5名或以上高管减持的上市公司多达33家,其中,中联重科因11名高管减持居首,新疆交建和英维克均为9名。相比之下,安得利、光弘科技、光迅科技、杰瑞股份、四维图新和长亮科技则均有8名。

深交所数据显示,1月20日,中联重科监事何建明、副总裁熊焰明、副总裁孙昌军、副总裁郭学红、副总裁付玲、副总裁杜毅刚、助理总裁王永祥、助理总裁罗凯、助理总裁田兵、助理总裁唐少芳、投资总监申柯等11名监事和高管在当天通过竞价交易进行了减持,合计减持股份约580万股,减持参考市值约3951万元。

此外,助理总裁田兵妹妹田静和助理总裁黄建兵配偶刘荣分别于1月20日和21日减持10万股和1千股,成交均价分别为6.80元/股和6.64元/股。

中联重科高管减持的时间颇为“精准”。去年12月6日,中联重科披露了上述监事、高管的减持预披露公告。在去年12月6日至今年1月20日间,中联重科股价从6.04元/股上涨至6.86元/股,累计涨幅达13.6%。

随后,中联重科股价开始一波下跌走势,不过这一定程度上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截至3月20日收盘,中联重科股价上涨2.76%,报5.59元/股。

此外,投资机构方面,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深创投”)共对6家上市公司实施减持,是今年以来减持上市公司最多的投资机构。企查查显示,深创投是由深圳市国资委实控的股权投资机构。

据Choice数据统计,今年以来,深创投分别对上市公司国立科技、华凯创意、中石科技、英科医疗、新雷能和正丹股份实施了减持,减持参考市值分别为80万元、251万元、241万元、1.09亿元、74万元和1704万元,而大部分减持均发生在今年1月至2月间。

15家游戏娱乐公司现股东离场,“套现”问鼎

新京报记者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发现,在剔除变动起始日期在2020年1月1日之前的减持后(损耗了减持期间为横跨2019年和2020年的减持数据),今年以来,至少有1002家上市公司遭到股东减持,所减持股份的参考市值合计达910亿元,这组数字较2019年同期的710家和769亿大幅提高。

其中,立讯精密、世纪华通、智飞生物、药明康德、深信服、完美世界、三七互娱、赢合科技、乐普医疗和北京银行被减持的参考市值分别为45.87亿元、22.99亿元、20.05亿元、18.99亿元、18.62亿元、18.00亿元、15.13亿元、14.76亿元、14.28亿元和13.75亿元,排在1002家被减持上市公司的前十位。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东财三级行业分类,上述排名前十的上市公司中共有3家来自游戏娱乐行业,分别是世纪华通、完美世界和三七互娱,其遭减持的参考市值合计为56.12亿,而今年以来游戏娱乐行业共有15家上市公司遭到股东减持,合计减持的参考市值为68.72亿元,排名位居所有行业之首。

深交所数据显示,世纪华通CEO兼董事王佶通过大宗交易分别在2月11日和12日减持4000万股和3970万股,成交均价分别为12.67元/股和12.72元/股,而世纪华通副总裁兼董事邵恒则分别在1月22日、2月4日、6日和7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3250万股、3000万股、2688万股和292万股,成交均价在11.00元/股至12.00元/股之间。

2018年6月11日,世纪华通发布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停牌公告,年货节拟收购盛跃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100%股权,工商资料显示,盛跃网络当时持有盛大游戏100%股份。根据后续公告可知,标的资产交易价格预估为298亿元。

去年6月,上述交易完成,盛大游戏成功借道世纪华通回归A股市场。

在游戏娱乐行业身后,电子设备制造、生物医药、行业应用软件、医疗器械、医疗服务紧随其后,业内上市公司今年以来遭股东减持的参考市值分别为64.79亿元、47.11亿元、45.93亿元、43.34亿元和32.70亿元,分别涉及27家、20家、39家、19家和7家上市公司。

而行业应用软件同时也是业内最多上市公司遭到减持的行业,其次是汽车零部件和其他软件服务,分别有37家和35家上市公司今年以来遭到减持。

减持“囧况”频现,“短线交易”多发

减持潮中,违规操作也在上演。上周,减持8天后匆匆离职的赢合科技前CEO,成为媒体焦点,其因违规减持收警示函。

3月17日,深圳证监局官网披露,经查,于建忠作为赢合科技时任董事兼CEO,于2020年1月6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赢合科技股票37500股,减持前未披露减持计划。于建忠已于今年1月14日不再担任赢合科技董事和CEO的职务。

而“短线交易”则是高管在减持中较为容易出现的状况。深交所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共有超过10家上市公司的高管触碰了短线交易的红线。

今年2月7日,深圳市英维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英维克002837)披露公告显示,在今年1月初披露了公司部分董监高人员减持计划后,公司董事兼财务总监方天亮和监事冯德树在减持期间,因操作失误,将“卖出”指令误操作成“买入”,触碰“短线交易”红线。

最终,根据《证券法》第四十七条:“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百分之五以上的股东,将其持有的该公司的股票在买入后六个月内卖出,或者在卖出后六个月内又买入,由此所得收益归该公司所有,公司董事会应当收回其所得收益”,方天亮和冯德树分别将短线交易获利金额7004.80元和1710元上交公司。

不过,有些上市公司股东的减持却是出于“无奈”。

3月9日,上市公司延安必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延安必康 002411)披露公告称,公司股东陕西北度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陕西北度”)部分股票遭遇强制平仓导致被动减持,被动减持情况如下:

截图自延安必康公告

公告称,鉴于陕西北度前期所质押股份存在的被动减持情况并未得到全部解决,仍需与相关质权人进行积极沟通,未来仍可能存在继续被动减持的情形,即陕西北度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自2020年3月9日起的90个自然日内可能存在遭遇强制平仓导致被动减持的情形。

延安必康是此次疫情中的口罩概念股之一。今年2月4日,延安必康发布公告称,公司将尽快组织资源完成生产线改造,加快口罩等防护品生产;3月17日,延安必康发布的最新进展显示,口罩机供应商广东昱升及富田精工提供和交付的2台口罩机已完成组装调试,开展生产工作,口罩产能32万只/日,已达到原定规划产能目标。

新京报记者 肖玮 李云琦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危卓

记者联系邮箱:xiaowei@xjbnews.com

贷款,临时性延期偿还!

原标题: 美国抗疫:多地封城,本周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或激增至225万

当前,一批能源、交通、科技、电力等领域的重大工程稳步推进,展现了经济活力,传递着中国信心。

  据《罗马体育报》称,尽管蒂亚戈-席尔瓦愿意重返米兰,但在博班离任之后,巴西老将的回归之路迷雾重重。  该媒体表示,蒂亚戈-席尔瓦与巴黎的合同将在6月份到期,此前他的经纪人与前米兰高层博班有过接触,后者曾非常看好球员的回归。但在博班近日离开米兰后,米兰总经理加齐迪斯对这笔转会并不上心。  首先是薪水问题,如果要重返米兰,席尔瓦将不得不接受薪水减半的合同。其次是年龄问题,加齐迪斯并不希望引进30岁以上的球员。但该媒体依旧表示,他的回归大门并没有关死,因为各种原因,米兰在今夏季不得不引进三名中后卫,以保证后防人手。

2019年3月18日,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在京召开,发出了新时代学校思政课改革创新的总动员令。西北大学思政课教师苟昭赟是陕西省四位参会代表之一。